您现在的位置:

情感日志 >

夏影窈窕(第三章)_散文网

聚聚散散的日子总是飞快的更新着,时光悄无声息的从某处缝隙中溜走。她突然急切的出现在学校的某条路上或者某个角落。花香弥漫的小径,琴音流淌的角落,那是多么美丽的地方,她愿意久久的驻足。但此刻她又是无比的懊恼,思绪开始变的矛盾起来,不知是不是生病了。

花萱望着凌溪影单薄的背影,他并没有回头,只是她一直望着,直到他消失在花间。她好像忘记告诉他要好好照顾,每次都忘记,也不知何时能记起。她的眼底终究是恢复到了往日的落寞,她从不想摆脱这样的,仿佛在期待着反反复复的治愈。扬起脸,正好望见一个扎着马尾的儿站在二楼阳台上朝她挥手,“萱儿,你的百合花种子发芽啦!”她是花萱夏的闺蜜,叫乔瑜娅。小清新是乔瑜娅给人的第一感觉。

“我给你带了一些小点心。”花萱夏扬了扬手中粉色的纸袋。里面是乔瑜娅吃的一些糕点,有玫瑰赤豆糕、五色香糕、仙草糕等等。花萱夏每次从家里回学校时都会带一些,这些小点心是家里的管家做的,不仅别致还可口。

乔瑜娅一听说有糕点就立马从楼上飞奔了下来,一把抓过纸袋,“萱儿你真了解我,我正好没吃早饭。”她笑起来眼睛弯弯的,像一弯新月,很好看。

“那就多吃点。”花萱夏打着哈欠,眼神中有一丝疲惫。

“怎么没有草莓奶冻糕呢?”乔瑜娅把一块儿葡萄糕塞进嘴里细细的嚼着,“你没休息好吗?不会是那个……累着了吧?”乔瑜娅露出一脸邪恶的笑容。( 网:www.sanwen.net )

“说什么呢,没个正经的。我只是坐车坐久了。”花萱夏白了乔瑜娅一眼,就乔瑜娅那思想北京哪家医院治疗癫痫 ,没准哪天就写禁文去了。

“对了,刚才有一个叫左尚谨的帅哥来找过你,还进我们寝室了,悄无声息的站在我身后吓了我一大跳。”乔瑜娅拍着胸脯,仿若心有余悸,“你不会是出轨了吧。”

“你别乱说,我不认识他,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花萱夏被乔瑜娅这些话弄的心头乱如麻。本来平凡的中突然出现那样的一个人真是叫人捉摸不透。

“是吗?”乔瑜娅抽张纸巾擦了擦嘴,“我还等着喝你和凌溪影的喜酒呢,你可别出什么差错。千万别被那种罗曼蒂克式的追求所打动,更别被那种比还漂亮的男人所迷惑,知道了吗?”

“知道了,我不是那样的人,你尽管放心好了。”花萱夏的神色有丝尴尬,赶紧低头喝了一口乔瑜娅泡的红茶,“那个人我只见过三次而已,是有些不寻常,但同样也是我中的过客。”

“你这样说我就安心了,就怕那路人在你的生命中渐渐的深刻,到时候你会很的。”乔瑜娅拍拍花萱夏的肩膀,轻轻的叹息着,“以我的直觉,你得做好心理准备。”

“没事的,只是一个追求者而已,不理他便是,只让他自讨个没趣。我看你还是多关心一下你家的谢楷阳吧。”前几日乔瑜娅还失手把谢楷阳的牙齿打松了一颗,下手真是太狠了,至于是因为什么事情谁也不大清楚,就连当事人也糊里糊涂的。

“别提了,我昨晚又和他吵架了,我想我们可能就是欢喜冤家,他也不让着我一点儿,我都怀疑我们能不能坚持下去了。”乔瑜娅佯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其实看得出心里还是挺难受的,毕竟在一起都快三年了,也不是说没就没的。

“我虽然不太了解他,但我还是很肯定他是真心爱你的。好了,不说这些了,不如我们晚上去KTV通宵吧。”她们喜欢用最hi定西中医癫痫医院?gh的方式去逃避,青本就该这样的跌宕起伏,没心没肺的兴奋过,然后彻底的失落,最终渐渐平复。

星辰铺满空之时,弯月正爬上梧桐树的尖端。花萱夏和乔瑜娅左手牵右手蹦跳着就向KTV出发了,一路上说说笑笑的甚是,这样的两个女孩在一起压马路总是令人赏心悦目。或许就应该是一种混沌的,但是无形中又被偷袭。

刚走出校门,乔瑜娅吵着要吃烤番薯。烤番薯的味道的的确确,确确实实,实实在在很诱人,它不仅洋溢着的味道,也算是青春的珍馐了,“大爷,这个番薯多少钱?”乔瑜娅挑了一个又肥又大的烤番薯。

“哎哟,小姑娘真会挑,这个算便宜点给你,我只收你八块钱。”大爷用他的小秤称了称,昏暗的路灯下能一眼迅速的看清那小秤上的数据也算是绝活吧。

“谢楷阳……”满眼惊恐的乔瑜娅立刻朝柏油路的另一边跑了,红灯也不顾,看着甚是危险。

“小娅。”花萱夏看在眼里急在心头,“拿着,不用找了。”她塞给了大爷一张十元的,烤番薯也忘了拿,赶紧追了上去,后面的大爷连叫几声“姑娘”都没能叫回她,因为那音量实在是不怎么大。“小娅,怎么了?”花萱夏追上前急忙问道。

“我看见谢楷阳和木呓瑶在一起,进了那家酒店!”乔瑜娅指着前面的B酒店气愤的说,“我要让他给我个解释,他实在是太过分了,我就知道他还是忘不了她!”

“会不会是你看错了啊?”花萱夏明显的感觉到乔瑜娅的身体在颤抖,“你先冷静一点儿,不要着急,看清楚再说。”

“不会错的,我和他在一起都这么久了,怎么可能会看错?我现在没有办法冷静,没有任何人可以阻止我!”乔瑜娅咬牙切齿的说,“我就说呢,原来真的做了亏心事,故意和我吵架癫痫病人一般的寿命是多少,就是想借机和我分手,然后和那个木呓瑶在一起,易铭轩不也是在不久前就和木呓瑶分手了吗?没错的,他一定是这样想的,我太天真了,他怎么可能忘掉她呢,他们青梅竹马,怎么可能什么都没有?”乔瑜娅的声音有些颤抖,她拉着花萱夏往酒店的方向走去,花萱夏任由乔瑜娅拉着,以乔瑜娅冲动的个性就能猜出接下来是什么样的情况,该怎么办好呢?真是不该提议出来唱K。

气冲冲的乔瑜娅走进酒店,“刚才进来的那一男一女呢,他们去哪里了?”乔瑜娅激动的问道。

“请问有什么事吗?”柜台服务员面对失控的乔瑜娅有些慌。

“麻烦你帮我们查一下。”花萱夏故意让服务员留意到自己右手的订婚戒指。

“哦,好的,是……603号房。”柜台服务员脸色突变,立刻明白了花萱夏的身份,赶紧帮她查了一下,并向一旁的服务员使了个眼色。

乔瑜娅眼中的怒火越燃越旺,那副模样令花萱夏不寒而栗,手心里全是冷汗,心都跳到嗓子口了。

“这边请!”服务员为她们领着路,乘坐贵宾专用电梯到达了6楼。

603房门前,令人难解的是乔瑜娅突然拦住了要开门的服务员,“萱儿,你说……我可不可以装作不知道然后和他继续呢?”乔瑜娅扯开嘴角笑了笑。

“小娅……”花萱夏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泪水在眼中转动,“这样的小娅让我好心疼。”花萱夏拥住乔瑜娅的肩膀。

“我们走吧。”许久,乔瑜娅才沮丧的说出了一句傻傻的话,“我怕我看了会疯掉。”她转过身,泪水在脸颊上静静的流淌。

“小娅……”花萱夏看着乔瑜娅离去的背影,那满身的就赤裸裸的呈现在花萱夏的面前,为什么会是这样的呢?

山东济南后天的癫痫遗传吗

出了酒店花萱夏要求回去,但是乔瑜娅坚持要去唱K。豪华包间里,一分一秒的流逝着,乔瑜娅到目前为止一句话都没有说。“小娅……”花萱夏拍了拍乔瑜娅的背,“你别这样好不好?”

“我想喝酒。”乔瑜娅的声音略显嘶哑,眼中透出的就像风筝断了线。

“好。”花萱夏勾了勾嘴角,她总算是说话了。

花萱夏出去叫了一瓶Chateau Rayas,进包间时听见乔瑜娅正在唱《剪爱》,泣不成声的《剪爱》

人变了心

言而无信

人断了情

无谓

我一直聆听

我闭上眼睛

不敢看你的表情

满天流星

无穷无尽

我的眼泪擦不乾净

所以绝口不提

所以暗自反省

终於

我挣脱了

把爱剪碎了随风吹向大海

有许多事

让泪水洗过更明白

天真如我

张开双手以为撑得住未来

而谁担保爱不会染上尘埃

把爱剪碎了随风吹向大海

越伤得深

越明白爱要放得开

是我不该

怎么我会眷著你眷成

让浓情在转眼间变成了伤害

我剪不碎旧日的动人情怀

你看不出来我的无奈

首发散文网:

© wx.chynv.com  新吾爱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