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短文学 >

寒夜里的温暖作文

  在寒夜里,闭上眼睛,把一天好的心情酝酿成一坛美酒,待日后细细品味,以下是由出国留学网小编为大家整理的“寒夜里的温暖作文”,仅供参考,欢迎大家阅读。

  无法忘记的是我儿时的一个寒冬的镑晚,一天幼儿园都放学了,别的小朋友都被父母接走了,我孤零零的一个人趴在窗口,眼巴巴的瞅着盼着爸妈快来接我,院子里早没了白日里的喧闹,只有寒风呼呼的在吼叫,枯落的树叶在寒风里打着转,天越黑了,象让谁把磨打翻了,我的眼泪叭叭的往下掉时:“爸爸妈妈肯定是不要我了“这时盛老师打扫完教室卫生走过来一把把我搂进她的怀里,像妈妈一样用手轻轻抚摸我的头一边用手帕给我檫干眼泪:“孩子别怕,有老师在呢,是不是想妈妈了?妈妈肯定一会就来接你,老师给你讲个勇敢的小羊的故事吧!“至今仍记得故事里的小羊在妈妈不在家的情况下勇敢的和大灰狼战斗,最后胜利了!我听得入了迷,觉得自己就是那只勇敢的小羊,不在害怕和孤单!

  直到院子里响起车铃声和爸爸焦急的呼喊我的乳名时我才又想起该回家了,听到爸爸在和老师解释原因_原来下班时爸爸接到报警要去处理,妈妈还在手术台上抢救病人还没下来。

  直到现在,我仍会记起那寒冷的夜晚,老师用她那颗慈爱的心和温暖的怀抱,让我不再害怕不再孤单,温暖着我在以后长大的日子里……

  原本是素昧平生,只是他却不知,只此一面,他成了我那寒夜里最大的感激与温暖。那一点星光,让我明白,原来这个世界并不是被黑暗所吞噬,并不是充斥着自私,至少还有那么一盏灯,是为我而亮。

  已是初冬,冷气流早已深入了内地。早就远离那衣不蔽体的原始生活,人们已经学会将各种棉衣棉袄将自己包裹得密不透风,就差像熊一样冬眠了。眨眼已是十点了,小城早早进入梦乡,街道旁只有昏黄的路灯,拉着长长的影子,见证着各式各样的故事。凛冽的北风吹着,吹在脸上有种刀片似的痛感,使我不禁打了个寒颤,孤身徘徊在学校的大门前,看着灯光黑暗的保安室。仅犹豫了那么一瞬间,我对着里面说道,“叔叔,麻烦开下门!”

  可能你已经猜到了,丢三落四的我竟将作业丢失了。当我吞吞吐吐地告诉了父母这一切,意料之中遭遇了一阵狂风暴雨的袭击。然后,我拿起手机就跑到学校。一路上,我边跑边想,我也没把握作业是否就丢在教室,也在担忧平日那严格的保安,也许他不开门,反将我劈头盖脸训斥一顿,我也无话可说啊!哎!还是去试一试吧。

  “啪”的一声响,保安室透出了微弱的灯光,叔叔已经休息了,听到我的话,又很快地从床上爬起,从墙上随手取下一件大衣,“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透过玻璃窗,我这时才勉强看清他,是那个平时不苟言笑的胖叔叔。这次,他说治疗儿童癫痫病的方法话的时候声音并不充满着怨气,倒像是一种平和的叙述,“我·····我作业忘在这里了。叔叔可不可以帮我开下校门?”我的心里很快也没了当初的那份畏惧与扭捏,说话也变得流畅起来。他没有多说什么,直接按了下桌上的按钮。大门开了,我得以进入学校,和叔叔面对面说话。他从桌子的抽屉里拿出了一堆各式各样的作业,让我看看有没有自己的。我几乎是扫了一眼便知道,这全部都是生物和地理作业,哪里有我的?他叹了口气,像是在对我说,又像是对自己说,“这些学生,为什么连个作业都收拾不好?”我顿时感到有些难为情,幸好他没有接着再说下去,只是将这些又尽数收入囊中。

  然后他双手笼在大衣袖里,询问道“你是哪个年级的?哪个班的?教室在几楼?”这一连串的问题让我有些害怕,以为是自己的过失要为班级招惹麻烦,或是告诉班主任,心里有些不确定,迟迟不愿回答。他仿佛一眼便看穿我的心思,赶忙解释道,“我是指,现在楼道熄灯了,很黑,不太方便啊。”看着他真真实实紧皱的眉头,看着他有些忧虑的眼神,这下让我体会到了什么叫做直击心灵的感动,如果我是他,对于一个在寒冷冬夜来打扰美梦的陌生小孩,要管那么多干嘛呢?打发走便好了,更何况这也不是分内的事情。可他竟然为我着想,在我有些震惊之际,他又说,“要不,把我的手电筒借给你用用?”我更加感到那股暖流的袭来,记起了还未回答他的问题,连忙掏出口袋中的手机,急切地回答道“没事的,谢谢叔叔,我有手机,可以照明。”“那就去吧,快点儿,还有作业要做吧?我去帮你开楼梯口的门。”说着他用手轻轻合拢了下身上的大衣,径直走向教学楼,我也紧随其后。看着他娴熟地打开门,我说了句谢谢便如兔子一般飞快跑上楼去,终于在我的桌肚里找到了作业,它此刻仿佛在笑着,不是讥讽,而是祝福,是欣慰。经过走廊时,我猛然间抬头往楼下望去,保安室的灯还在静静地亮着,在寒冷的冬夜,像一颗星星,一闪一闪。随后在保安叔叔关切的叮嘱声中,我逐渐走远。

  夜,更深了;风,更紧了;寒意,更浓了;街道,更冷清了。此时,我雀跃在这街头,甚至有些手舞足蹈 ,因为我内心澎湃着一种力量,荡漾着一种热情,这种力量,这种温暖,难以言喻。

  细叶在枝头随妖艳百魅的风忽急忽缓奔浮,雨水从它口中捎来明媚的讯息。在这样的季节里与他相识,使我从春天沉沉土层里探出嫩芽。

  太阳在空中孕育,残夜未退,大气层露出梦幻的深蓝。晨跑的脚步声交杂繁乱,他在我身旁喘着粗气,嘴里仿若嘟囔着什么。细细听辨,原来是在背英语单词。长风划过耳隙,不标准发音已被他赋予了异域的腔调。我望向他,红色的脸庞微微含笑,灿若星辰的眼眸饱含友善的温情。云影鸟阵已覆暮色,日落西山。到寝室,他通常举着电灯,攻读英语。他对我说药物治癫痫病能治愈吗过,他因英语太差名落孙山,才来复读。他的影子被墙面拉长又骤然拆断,我心中仿若多了几道折皱,希望他一直保持矻矻穷年的状态。

  我去书店退刚买来的书,店主穷尽浑身解数不给退。阳光如织,无数躁怨的凤尾光蝶涌入我心境,我又急又恼,愤然离去。他给我买雪糕抚慰我的愤愤不平。街道被长年践踏已逝容华,大大小小的鹅卵石深深挺进我薄薄的鞋底。我边走边骂,愤怒的光焰在我心中翻卷升旋,映红了枯黄的荒野。他却放得很开,劝我莫为毫不相干的人生气。他人的恶言恶语即便是锋利的刻刀,只要你内心足够坚强,它也动不得你分毫,我也就释然了。

  “又不吃饭吗?”我问他。他的头侧枕在课桌上,手中的笔仿佛有了生命,漫不经心在纸上游移。不用他回答,我已料到他要么回答"不想吃",要么重复已被他说烂的不饿。三楼下的人影在饭后被召回,教学楼前的广场身披朱红色的彩砂,缓缓向这个庞大的磁石移动。今早晚了几步,没吃上顶饥的东西,此刻,饥饿正在肆无忌惮地啃噬我的胃。他呼唤着我,手中的塑料袋里有一个包子。我知道,他每日的早餐也只是两个包子。我推辞,可心中漾满感动,这正像寒夜中热烈的焰苗给人带来的温暖一般无二。

  摇曳的烛火,衬得一张张小脸微微发红。

  我在人群中间,微微哽咽。随后,我一口气吹灭了蜡烛。

  “哈哈,你被骗了吧,你肯定以为我们忘了你的生日了吧。那怎么可能呢,我们可是闺蜜。”“对啊对啊,今天是你生日,可不许哭。”“明天就放假了,别矫情了。”……我过了好一会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你们怎么可以这样啊……”可此时,心中却充满了温暖。

  我过生日的时候每次都在学校,所以不能跟爸爸妈妈一起过生日,但这却不是最悲哀的。悲哀的是我的生日偏偏在期末考试之际,试想,在紧张竞争的期末考试阶段,又有谁会记得我的生日?我不是太活泼开朗的那一种女孩子,而且成绩也不是佼佼者,我就是属于那种在人群中找不到我的那一种女孩。所以,如此普通的我,很容易被人忽略。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在幸福来临时,也更令人激动人心。

  我的桌子上摆满了玲琅满目的贺卡,因为班主任主张勤俭节约,所以这些贺卡都是同学们自己做的。我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翻看着每一张贺卡。每一张贺卡,都是一份祝福。看到第四个时,我的泪水决堤而出。

  原来,大家谁都没有忽略过我。贺卡里的内容都是说我太腼腆,不善于与人交往。甚至有人说她很愿意和我这样娴静的人交朋友,但是怕我不同意……

  原来一直都是我妄自菲薄而已,在这严冬,在这寒夜,我却感到了非凡的温暖。

  在一个寒冷的冬夜,寒风凛冽,北风癫痫需要哪些检查从街头嘶吼着向他扑来,透过他的厚厚的衣服,穿过他的皮肤,深深地刺入他的骨髓。他不禁往里裹了裹紧自己的衣服,来勉强抵御这严寒。

  “冷吗?”父亲低声问道。

  “还好。”他心不在焉地回道,随后加快了步伐向前走去。

  父亲叹了口气,吐出了团团热气,小跑向前方的肯德基走去。

  今天是他的生日。

  原本是一家子一起去过生日的,但昨晚他的母亲突发胃病,他的姐姐陪她去医院了,母亲在疼痛中留下了命令,让父亲陪他去肯德基过生日,父子俩拗不过她,只好答应了。

  前往肯德基的一路上,父子俩惜字如金,每个人似乎都掖着个心事,也不知道想的是否是同一件事,想的是否是同一个人。

  走到门前,推开大门,一股暖流涌入,冰冷的身体舒缓了点,他在门前站了会儿,直至父亲跑了上来。两人走到服务台,却没有服务员,扭头一看,发现一群人围在一个角落里,围着一个小孩叽叽喳喳地不知在议论什么。

  静默许久,一名服务员终于发现了他们,一路小跑来,尴尬地冲着我们笑,递来了一个菜单。

  父亲皱着眉头,看着菜单,笔在菜单上划来划去,点来点去,半天决定不下来,又自己思索了一段时间后,才把菜单递进了我的手里,说道:“你点吧。”

  他瞟也不瞟一眼,把菜单又塞回了父亲的手里,“你点。”头也不抬地冒出一句。

  父亲无奈地笑了,对服务员说道:“一份全家桶吧。”服务员抿了抿嘴,对着这有趣的父子偷笑了下,给他们找了个位置,让他们稍等片刻。

  两人坐下后,仍迟迟不语,父亲拿着手机不知在干什么,而他低着头,似乎在神游天际。

  这个生日宴异常严肃。

  此时,另一边的嘈杂把两人拉了回来:一个大约三四岁的小孩站在沙发上手舞足蹈,周围围了一群大人,有的与小孩聊天,时不时用笔记着什么;有的拿着手机,一幅火烧眉头,焦头烂额的模样;有的大人拿着汉堡和热奶茶,一边递给小孩一边笑得很慈爱。

  父亲好奇地放下了手机,走上前去,询问出了事情缘由:这名小孩从下午就开始待在肯德基里,一开始服务员以为是来暖暖身子的,便好心递给了他食物,谁知小孩待到了天黑都没有走,顾客们觉得奇怪,便开始用各种方法与小孩聊天,试图询问他为什么来到这里,家长的联系方式与家庭住址,可小孩却一问三不知:有人拍下了小孩的照片,挂在网上寻找父母,但挂上的帖子却无人问津。于是,便有了刚才那副情景。

  父亲也跟着开始着急,想办法向小孩询问什么有效信息。此时,吉林省专治癫痫的医院一旁的一个黝黑的男人打着自以为有趣的玩笑道:“孩子,你的父母不要你了,要不住我那吧!”

  “去你的,孩子,别听他瞎说,他那人啊,缺心眼!”一旁一个慈眉目善的阿姨瞪了那位叔叔一眼,对孩子说道。那位叔叔干笑了几声,不在说话了。

  “吱吱呀呀……”门被推开了,走进了一对比较年轻的男女,身上同样裹着厚厚的衣服。奇怪的是,明明外面寒风呼啸,他们却满头大汗,气喘吁吁,似乎跑了很远的路,“我们来领会明明。”他们这样说道。

  周围的热心大人围了上去,七嘴八舌地问这一些问题,比如孩子几岁了,什么时候学会走路等——这些都是他们问出来的有效信息。直至一男一女很有耐心地一个个回答出了问题,大人们才放下心来,在一旁看着的他也舒了口气。

  孩子父母询问了下孩子在肯德基里面做了什么,服务员也很有耐心地向他们道来,当孩子父母听到孩子蹭了不少食物时,提出替孩子买单,从口袋中掏出了一些被揉得杂乱的零钱,尴尬地笑了,“抱歉,没带够钱,要不先赊个账,下次来还。”服务员笑着拒绝了,把他们客气地送了回去,大人们也安下心来,纷纷离去。

  十分钟后,全家桶才热好,但他和父亲并没有责怪服务员,只埋头静静地品味着今天格外美味的炸鸡,父子俩开始聊起了之前的小孩与大人们,店里渐渐有了生日宴的气氛。

  肚子填饱后,买完单的父亲接了个电话,当电话挂了后脸上荡起了笑容,兴高采烈地告诉他母亲没事了,医生告诉她只要不加劳累,多多静养就好了。他又舒了一口气,心变得格外轻松。

  拉开大门,一股寒流扑面而来,却远没有之前的那般寒冷,不只是肯德基吃暖了身子,还是他们的心被捂热乎了。

  两人迈着轻松的步伐,哼着小曲,沿着明亮的安静的无人街道向前走去,原本肆虐的寒风也安分下来,似乎随着人们钻进了温暖的被窝,进入了梦乡。

作文网小编为你精选的作文:
| | | | |

© wx.chynv.com  新吾爱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