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经典语句 >

春节叙事散文

年三十

过大年,就是亲人团聚就是吃年饭,一年到头吃个不停,可这餐饭意义非同小可。腊月二十五一过,人们就开始采购食材,越买价越往上蹿,小菜遍地,多以十元论斤,肉类以几十元论斤,无数只手都伸向同一处,给我秤,给我秤,排队买呢。我连买三天,每天几大包,每包重沉沉,过大年拿刀使劲才知左手臂肌肉酸痛,伤了。

三十这天,天气特别给力,阳光明媚,正午走到室外,感觉前几天的冷空气只剩下一点点,丝丝风从脸面从耳朵滑过,不再冷得惊皮肤,立春了,风带着春的气息扑面而来,就如漾开的水波,在阳光下惬意地伸展开。

乘午饭前有段空闲时间,和老公赶快到大舅家拜个早年。舅舅舅妈正忙着打扫卫生,门窗大开,寒性体质的我,却明显感觉到底层的过堂风有点冷,看样子俩老身体和精神都不错。匆匆去,香茶上桌喝上几口,又匆匆回,到家要准备一家人的年夜饭。

做个十足的烟火女子,在厨房厅堂来回穿梭,独掌大勺身兼重任,倒也忙中有趣。这桌菜都是老面孔,好吃不好吃是次要的,过年讲究的是气氛,开心才是最好的菜。卤归卤,烧归烧,这牛肉那猪脚还有红烧肉,早早准备好,汤煨上,再洗切装盘,凉的拌,素的炒,很快捣腾得像样了。菜烧中间,老公拉开架式,我来。不一会儿,把条桂鱼蒸得像水煮鱼。大冷天扎堆去抢购,白白浪费了多付出的高价费。

傍晚,鞭炮陆续响起来,响声在空气中传播,上下左右连成一片,惊天动地,传入耳鼓却仿佛喜乐愉悦人心,年味也被搅和得浓而稠。儿子陪弟弟去为老妈在朋友处拿戏票,回到楼下手机直呼他爸去放鞭炮,老公扎着围裙像个妇男,命令我:你去放炮,我做菜。我听令抱着鞭炮就往楼下跑,却左等右等不见人,只得返回喊他们,却见俩爷们珊珊而来。弟摊开大鞭,儿子点燃引线,从头到尾鞭炮那个响啊,三十元一包,值值。

妈妈年前感冒,高烧了几天,身体显得很虚弱,话不能多说,还不时地哼上几声,哼得我心里那个急。暗暗埋怨自己平时对母亲关心太少了。母亲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如何是好。恨不得母亲多吃点饭菜和有营养的食品,可母亲总是愁着眉:不能吃,吃了怕不消化。再劝她吃,就面有怒色:你就是搞死了,再叫我吃,我索性一口不吃。弄得我灰溜溜地往后退。每餐几口汤,几口饭菜了事,看着母亲面无血色瘦削不堪的脸孔,心里很是不安。但愿母亲身体很快好起来。

老风俗,鞭炮一放就吃年饭。老公在厨房先前架式十足,我看除了蒸桂鱼,热热红湖南哪个医院治疗癫痫烧肉,把一个咸肉炒篱篙弄得酱味十足,余下没了。我系上围裙,推他出厨房,还是我来吧。弟媳下午来了,钻进厨房:姐姐,可要我帮你。不用,快出去,别把衣服弄脏了,我把她也推出去了。年夜饭年年准备,都做出套路来了,我一人当然能搞定。弟一家人加上我们一家人,显得人有点少气氛也不十分浓。别急,妹回婆家过年,等会一家人要赶回来再赔我们过年。

外面拉酒扯酒我不参与,我接着做我的菜。弟弟小酒一喝,话越来越多,越来越风趣。老公也是老小孩,酒多就发疯,儿子话不多,冷不丁地嘿嘿笑几声,样子挺可爱。小侄子就喜欢吃我做的卤牛肉,饭也是姑姑家的香,叭叭就两大碗下了肚。弟媳也喝了好几杯白酒,大家都超能量发挥自己,我也超水平做菜,尽管年年老一套。

电话打给妹妹,说已在返回的途中,到大渡口了,大家放慢吃喝速度,下席看春晚联欢,并静等他们来。又忙着添两盘小菜。妹婿走进门不带一丝酒味,开车的受约束了,正好来这儿喝。儿子叫声:喝酒,第二轮年饭又开始了。热菜添菜端上桌,不一会,只见妹婿红着脸对我叫:姐姐,我和翔喝了不少酒啊。我笑着答:好。饭毕,那边春晚联欢进行时,这边收拾杯碗洗刷,什么节目也顾不上看了,彻头彻尾做煮妇。

终于忙清坐下来,又一个节目上演了,大家视线不在电视在手机,说是马云发了两个亿,让全国人民咻咻地抢。很快听见妹婿大声哈哈,说抢到八块八了。我干瞪眼,怎么抢?我什么都不会。于是妹婿为我开通支付宝,教会我怎么按咻咻,说等会时间到就用手指不停地点。我也加入这个兴奋行列了。儿子抢到两快钱,又抢到四个福,就差一个最主要的福没抢到。又开始抢了,我也拼命地点手指,点到抢红包中止,只抢到一个福字,手臂也酸胀不行了。却听妹婿又在叫:哈哈,我又抢到一个八块八,晚上回家坐的钱有了。看来今天他手气最好。奇了怪了,今晚的钱值钱啦,十几元钱就让人兴奋得不能自拔。

马云真本事,财大气粗,还带全国人一齐乐,了不得。那么多钱,我怎的就抢不着,不过,这参与过程也让人开心得发疯。大年夜,不就是要人开心么,那就抢马云的钱吧。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该改为人为钱玩,乐被钱玩,看不看《春晚》无所谓啦。

初一

年在轰天的响炮声中走过了,新的一年又开始了,只那么一瞬,年作了个飞跃,从15跨进了16,全国上下全欢腾,焰火上天,鞭炮轰鸣。早晨枕着迎新的鞭炮声好睡觉,新年第一天起床已是大半上午,惬意地伸了个懒腰。石家庄看癫痫病医院好>

原打算出门拜年去,母亲说安庆风俗正月初一最好不出门,真是规矩多了捆人手脚,无奈却要随俗,只好在室内走动走动。没有了年三十的满堂笑声,突然觉得气氛有点清冷,过年呗,就应该是热闹喜气的,想喊弟妹们来玩牌,这个有事,那个回老家,罢了。

起床迟,早饭连着中饭吃,厨房有的是多余的饭菜,随便找点就填饱了肚子。下午呢,该把明天的菜在脑子里打个草稿,再着手备一备,明天舅舅还有表弟两家人来家里吃中饭,加上弟妹两家人陪酒,得多备点菜,总不能酒至半酣菜没了。好在年前准备充分,一桌子十几二十个菜还能拿得出。这样也好,忙来忙去,初一的时光就被打发掉了。

晚上,儿子下载了一个印度译制片在电视上播放,看得我全神投入,眼睛一眨不眨。最喜欢剧中穿插的歌舞,乐声,舞蹈风趣,仿佛俏女子在面前卖弄,举手投足皆含情,艳不妖娆,动不狂野,看着看着动心了,爱上了。

初二

今天主要任务在厨房。舅一大家人来吃饭,这桌菜要用心做,上班后,大家各忙各的,难得聚齐,不似过年这么人齐团圆。

备菜也可以讨巧,比如红烧肉事先烧好一大锅,每桌盛一盘子蒸热端上桌,这样省事多了,免了反复备菜烧菜的麻烦。其它卤的烧的也如此。炒菜必须临时准备,营养及色泽都要讲究,宜渐炒渐吃。一桌子饭菜经过用心准备,虽然花费不少时间,倒也不显得仓促和劳累。

舅一大家人除舅妈在家守门待客,其余的都来了,俩表弟,弟媳,俩侄子全到齐了。上绿茶,边嗑瓜子边聊天。满堂宾客满屋笑声,外面喧闹内面也闹腾,热油在锅里滋滋响,我边炒菜边自己的杰作。摆酒摆碗筷是老公任务,敬酒陪酒弟妹们有份,我负责掌勺做大厨,保证热菜不断供应。

来吧,请舅入席,请表弟两家人入席,其余人围坐陪客,可要把弟们喝好。我这俩表弟智商情商都高,酒量也惊人。大表弟习惯冷幽默,酒后喜欢玩玩小牌,还弄点小动作,一张口说话逗得人笑个不停。工作那是没得说的,在教育部门主要科室任负责人,电视上经常露脸,能干是出了名的。小表弟天生聪明,当年读书却不好好学,只取得中专学历,是金子总是要发光,先下岗后到大城市闯荡,终于成了某企业的副总,房子有了,车子有了,票子有了,这过年红包一发就是上千,逗得姐姐哥哥妹妹弟弟,把他名字一喊一个响:方总,再发再发。大表弟妻子是典型的贤妻良母,性格温和,人长得像韦唯,特有气质。相夫教子,持家有方,还是才女,我的文章未出癫痫的饮食炉,她就在报刊发表多篇,后来担任科护士长,忙工作去了,忍痛割爱,被迫移情别恋。

尽忙着旁白,顾不上看他们喝酒,其实是也没时间看,我的任务在厨房。反正外面拉来扯去,现在过去反复穿插,只听舅舅不时地提到从前,还说到当年舅和父亲一起送我上卫校的事,我说,你们走后我一个人躲在帐子里掉泪呢。忆苦思甜,小字辈个个站起来敬舅舅酒。

菜烧得差不多了,我上桌给各位敬酒。大表弟又旧话重提:姐,书一定要出啊,出版社我来找,写了这么多文章,怎么也要为自己作个总结,也为后人留下一笔精神财富。说得我心蠢蠢欲动,犹疑着,肯定着,又否定着。可弟弟的鼓励让我心暖得愉快啊。

总结前几次喝酒经验,酒喝好不能喝倒,去年喝得我水池堵床单换,有人先哭后笑,今天喝得真正好,弟哼着小曲悠悠得瑟,大表弟发话就幽人一默,小表弟早早坐到牌桌旁,准备散钞,只有妹婿最贪杯,喝不到三两酒就头一歪倒沙发上呼呼。

打麻将,好好陪舅舅玩一玩。舅,你多赢点哈。我边擦桌子,边对着牌桌那边叫。待我收拾好卫生,另一牌扑克掼蛋又玩开了,我和大表弟一家,弟媳和表弟媳一家。打着打着,我悄悄看见表弟把桌子上的牌夹到自己手指上,我偷笑了一下,未声张,他和我一家,我要帮他窝脏。

留他们吃晚饭,舅执意不肯,说明天还有一桌子客人,够我忙的。一个个陆续地离开。我命令妹妹一家人,不准走啊,晚上我们把剩菜吃掉,明天有客人来,要重新做菜。

初三

正如舅舅说的,今天有远客来,乡下三舅小舅的子女秀小俩口等要来给妈妈拜年,他们从两百里以外的青草镇开车赶过来,长途行驶为的是对姑姑的尊敬和关爱,这足令我这位做女儿的感动,虽没好的招待,但我要热情地迎接他们的到来。

今天谁陪客呢,弟弟一家拜岳丈的年,妹一家拜亲戚年,我请舅和表弟们来,推三阻四,都说不行,怕给我增加负担。拗不过我的执意,舅终于答应来了,俩表弟说在外面,不能过来。我按老公指令再打电话过去:今天你们姊妹来,难道你们不陪酒吗?还是激将法有用,电话那头,表弟很快答:好,我们过去。

上午忙备菜,熟刀熟路,驾轻就熟,按前两餐出招,菜做起来也快。半上午打电话过去,秀说快了,车子已在金拱,不过,路上堵车厉害。等啊等,客人迟迟未到,快到十二点,门铃响了,远客近客都来了,秀姊妹俩成双成对,在桐城工作的表弟方胜姐弟俩,还有他姐夫也来了,一癫痫哪家医院治疗效果好同进门的还有舅和表弟。早起还哼声不歇的母亲,看到侄子侄女来,声调一声比一声高,脸上也有丝丝血色了,人逢喜事精神爽,看她高兴的,状态看起来好了许多。

拉桌子开饭,正月里待客不离酒,我高声宣布:小桂酒量大,大家多陪几蛊啊。又知道他性子直,喝酒爽快,空肚子伤胃,特上盆肉炖藕汤放他面前,好先填肚子。哪知一上桌子,大家就干开了,藕受冷落干脆撤下,免得挤桌面。

你敬我,我敬你,大家喝得热火朝天,半杯喝,满杯喝,冷不丁还和对方炸个雷子。这桌上大表弟是从事教育的,明表妹和男友是老师,亲戚加同行如何不喝,彼此又再干几杯。秀举杯跑到奇弟旁边:小奇哥,那年在苏州工作三个月,多亏你照顾周到,真谢谢你!小桂也挤过来,和老婆一起敬哥哥酒。秀夫妻俩在合肥工作,我更要敬他们酒了。

许多人劝酒,小桂有点招架不住,喝到中间,忍不住一个人溜进卫生间,翻江倒海去了。我醉过,深知醉酒滋味不好受,有点于心不忍。我对秀说,以后喝酒留点心,喝之前,你要先抢点菜让他吃,那样酒精吸收慢点。

喝了酒,车是不能开了,晚上一大家人又聚到舅舅家。远客明早赶回家。我这边玩牌的玩牌,休息的休息,那边忙坏了舅妈,忙着为我们做菜。晚上老公发疯,上桌就和方胜表弟炸雷子,然后矛头又指向小桂,做姐的我担心喝伤他的胃,硬是将小桂举起的酒杯夺下来。我霸住桌子一角,坚决不让大家多喝。俩表弟跃跃入试,恨不得和人一口一个干,老姐我寸步不让,坚持己见到底。

酒喝中间,群里有人发红包,这下大家全丢了碗筷,注意力齐刷刷聚到手机上。这个叫:哈哈,抢到一个,几块几。那边又有人叫:又有人发红包啦,快抢。别人红包抢到手了,我的手机还在加载,频面转转转,动作总比别人慢一拍。不过,总算不错,连抢带送,我也进了上百元。只听铃妹在叫:姐姐发,给我们来个大红包。我这边半生半熟操作,很快将袋中钞票发个干净,然后静候着抢他人的红包。大款是奇弟,发出的数额最大,抢到的人最开心,欢叫声也最大。妹妹叫她已抢到二百了。还有老家的表弟妹,静静候一边,不声不响地拿红包。老公把下午打麻将蠃的钱塞进红包,也发个底朝天,换来的是一片欢笑声和叫好声。红包就是好啊!闹到晚上九点多大家才不舍地离开。

刚到家,就接到秀的信息:姐姐,今天这场子你搓合得真好,好开心啊!谢谢姐姐!姐的炒菜技术也是杠杠的赞!说得我心花怒放,晚上怕是兴奋得睡不着了。

© wx.chynv.com  新吾爱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