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散文精选 >

过年的滋味散文随笔

又要过年了,想一想可真快。再想一想呢,人一辈子,也是真快。人和过年,联系得真是密切,回想起来,几十年前过年的情景,恍如昨日,所以就有人感叹地说:唉,老汉过年——一年不如一年。

是什么,一年不如一年了呢?是精神头儿一年不如一年了,还是年味一年不如一年了?或者是,吃东西的胃口和味道,是一年不如一年了?总归说来,过年的滋味是很综合的滋味,单说哪一种味道都不全面。

过年的滋味是什么滋味?说起来是五味杂陈。过年的滋味好不好?有人说好,有人说不好。说好的人,想得很复杂,比如想着家人怎么团聚,想着吃什么喝什么,想着走亲访友互说,可说什么才最快乐呢?这就颇费心思。说不好的人呢,也想得很复杂,比如大孩子没裤儿小孩子没袄儿啦,没钱买大鱼大肉啦,最严重的是,欠了人家的债,怕人家过年来要钱,那可真是不好。这样看来,过年就像是一个会计,它要跟你把这那的都要计算清楚。

这就是过年。

过年的滋味,说到底是几家欢乐几家愁的事情。

有一个当官的说,他最小孩癫娴病能治好吗?怕过年。他怕什么?怕送礼。过去送礼,是买这买那,买一大堆东西,现在不了,现在是送钱,三万五万,十万八万,甚至更多。可是送多少才算合适呢?你什么时候能送过去,人家什么时候接待你,等来等去,等得人心里真是麻烦,真是害怕。看来当官的,在过年的时候,真是有点不好过,你当多大的官,你的上面都有官,你真是不好处理那些送礼的事情,这过年的滋味就有点不大好。老百姓在这一方面就比当官的强。你要往来,你有多送多,没多送少,大家有情为重,很是欢乐。

有一句话,大家都那么说,有钱没钱,回家过年;也有人说,有钱没钱,推头过年。总归是,人人都要回家过年的。

回家过年,怎么说?如果推到很早以前,应该说不是普遍现象。很早以前,人们都守家在地,回家这一说,应该是不大普遍。回家过年的人,比起在家过年的人,肯定是为数很少。大概在外做官、在外谋生、或者还有一点什么原因在外的人,这些人要回家过年,毕竟是很少的一部分。若是说到现在,回家过年的人,那可真是为数居多了。据电视报道,今年春运的客流量达到25亿人次,这几乎是一个可怕的北京有哪些治疗癫痫的医院数字。中国一共才有13亿人口,可春运期间却有25亿游动人口,好像是全世界一半的人都来中国了。想想看,全世界一共才有70亿人,他们分布于世界各地,可中国春运期间的25亿人来来往往,是不是就像世界上一半的人突然都来到了中国,中国是不是要被胀破,这是不是很可怕?

有一个大学生,好不容易才买到了一张站票,在火车上站了20多个小时,腿和脚都站肿了,回到家连鞋都脱不下来,像他这样站回来的人,绝不是少数,这种回家过年的滋味,能说好吗?还有那些外出打工的人,他们以各种各样的方式回家过年,其中真是苦不堪言,我想他们也未必就觉得回家过年的滋味有多好,他们只是不回不行,他们没有办法啊。想起这样的事情,我就会觉得,中国人活得真难。中国人被很多事情艰难着,其中就有回家过年这一项。

过去,我儿子也在外地,我在过年的时候,从来没跟儿子提起过过年回家的事情,我知道,过年回家的那几天行程太艰难了,有时候会觉得艰难的不可想象。我不跟儿子提过年回家的事情,好像是我有点不亲儿子,其实,我是更亲儿子,我害怕儿子旅途劳累,甚至沈阳治疗癫痫病的正规医院叫什么是吃尽苦头,我觉得他自己方便回来就回来,不方便回来就还在外面,可是,他在外面是不是又会很凄凉很孤独?

回家过年好,不回家过年其实也好,我们在家的和在外的,都不要太勉强对方才好。我希望我们不要太被年俗所困扰,因为我们已经活得很不容易了,就不要自己再为难自己了。

当然,对于那些留守儿童和孤寡老人,他们真是盼望亲人回来。可我们往深想一想,是什么让他们骨肉分离、远离了亲情?如果当地的处境好一点,谁都不会撇下妻子儿女和年老父母。这个责任是社会的责任,只有社会担当起了这个责任,人们才能在这里或者在那里,都能过上好日子,才能不再尝受亲情别离的苦难。

亲情别离,是人类最大的苦难。那是来源于人性的一种东西,即使是动物也会有的一种东西。有一天,我那个还不到两岁的孙子,突然看着我说,爷爷,过年。我没听懂孙子说什么,我就再问,孙子就再说。我一直搞不清孙子说的这两个字的一句新话是什么话。后来,孙子老说,过年……过年……我突然来了灵感,突然明白了孙子是在说“过年”。我说,是过年?孙子嗯了一声陇南治癫痫病,冲我点点头。我又说,过年?孙子赶紧说,过年。我再看孙子,孙子的眼神是可怜巴巴地望着我。孙子说,过年,爸爸。我突然明白了孙子的意思。我对孙子说,你的意思是说,过年,你爸爸就回来了,是吗?孙子嗯了一声,不停地点头。

那一刻,我心里真难受。

我们小的时候,是没有现在孩子们的那种难受的。50年前,或者更远一点的时候,我们是不用盼望爸爸回来的,我们的爸爸就在我们身边,我们的社会没有向人们提出那么高的要求,比如买房、比如就医就学等等的高消费。可是现在,钱啊,真是成了问题,好像现在所有的人去做所有的事情,都是为了钱。这是人的不幸呢,还是国家的不幸呢?我想两方面都有啊。

我们小时候盼过年,不是盼爸爸回来不回来,我们没有那种忧虑。我们只是盼着爸爸能多给我们几毛压岁钱,第二天再出去买点小鞭炮,放着玩儿。可是,现在的孩子们,他们盼什么?他们盼爸爸妈妈回来,他们盼亲情,这就把过年的欢乐滋味给变了,变得让人心里疼痛。

过年的滋味啊,真是五味杂陈。

© wx.chynv.com  新吾爱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