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伤感文章 >

抒情散文精选6篇

2019-06-30 09:14 关键词:抒情散文 分类:抒情散文 阅读:451

  指导语:大家能否喜好看抒怀类散文?上面是小编为大家收集抒怀类散文,欢迎大家浏览还要了解更多的文学类作品,请进入应届结业生网(

  第一篇:安年若旧,旧事如落花

  安年若旧,旧事如落花,散去一场繁华。山河间,谁固执相思,一念情长。浮华以往,北雁南来,恨字难说,锦书难托。漫漫韶光,在寥寂中静守日月,在流岚间听风浅吟,思绪如潮,于渺然无痕间穿越千山万水,只为前尘的一次相约。今生,如果在人海茫茫中碰见了你,该是何种幸运?我经常怀想,在某个日光亮丽的街巷,你我擦肩而过,相逢却不了解,相见却又转眼忘记,只要淡淡的莲香缭绕。

  千百度的时光,如你在回眸间对我明丽的浅笑,我想,我今生也无法忘记你,你的面庞,你的浅笑,另有你安静的眼眸。在凄凄切惨中跌跌撞撞,在反反复复中寻寻觅觅,在冷冷僻清中碎碎念念,未曾忘却,只是由于,宿世今生,乃至来生,我的心中另有个魂牵梦绕的你。风月中,韶光残退的诗意,化作心灵的眷属。在万千落雁风华中,孜然自力,是谁繁弱的眼神盛满海水的温柔,飘飞的发丝缱绻一世的哀伤?

  你瞥见了吗?我在生云生烟的窗台,为你摇落一树梨花。那时,满树芳菲乱舞,我安然的眼眸是你未曾倾心的柔情。你忘记了吗?柔媚的天空下,我裁剪下一季的梨花,贴在你的窗前,风过沉香,陪你月月年年。你还在吗?尘凡终点,我四处奔波,只为在你容颜未老时,陪你渐渐把日子过成永久。丹青画上,谁厌了风尘?好多不朽。在流年里浅唱暖歌,暖到落泪,心碎已成伤。

  清浅光阴,花完工眠。如果有宿世今生,宿世,我又会是何种风情羡慕的女子?红衣如槿,淡彩清眉,于杨柳堆烟,紫陌蓝桥中遗世而自力?西冷桥畔,燕过留云,人过包涵。月华似练,霜星如水,谁独念西风,在桥头翘首相望,一眼万年?千山暮雪,终是一场镜花水月的梦,终是一场风花雪月的痛。但是宿世是你的,亦是我的。当代,我的回忆,亦是你的。漫漫无尽的光阴中,你能否还会转头,如你回眸,浅笑如澜,明丽如暖阳,使我心如蝶舞。我心如旧,那末,在你心里,你能否有了谜底?

  见或不见,念或不念,今生,我亦会为你写诗,为你填词,为你千万万万次的回眸,为你千万万万次的伤神。纵使故盟旧约不在,韶华流转,也愿为你倒置尘凡。弹指红尘,浮生怅惘一梦,光阴催破朱颜老。画卷上美人如玉,眉宇间可是倾城?在万丈尘凡,我独守芳尘,只为看你颦笑间艳绝凡间。不为冷艳迷离,不为妖娆一世,只为心修得琉璃。

  第二篇:恋上了寥寂

  如果韶光可以重聚,我不肯在孑立的尘凡里独醉。如果流年不在依旧,我宁肯在孤独的陆地里甜睡。

  光阴的长河,急忙而逝的光阴,多少寥寂呈几番黯然的绽放。惊醒的落叶,没有偏向的漂泊,不知那边是终点。

  窗外,暗夜里的陨星,披发着针茫般的死光,旋照着颓丧的大地。而我,则偷偷的鹄立在这片模糊的景象中,昂首仰视着那场亘古稳定的永久,然后于一首不断反复的韶光禁歌里,再次跌入寥寂的胸怀。

  实在很寥寂,只是不想说。风俗了一个人漫步,一个人走,纵使四周人潮澎湃,也仅仅是一个人的天空罢了。

  看云淡风轻,望长空飞雁。总喜好如此偷偷的仰视着天空,不论是明丽的春日还是沉沉的秋日。都说一个人的天空很蓝,蓝的有点忧郁,或许,我所享用的,也仅仅是那一抹蓝色的忧伤罢了。

  独自行走于醉人的月色下,领会着清风的律动,那模糊的旋律,好似正在吹奏着一曲梦幻般的风月,不胜的伤感而又优美。驻足疑望,那柔柔的晚风悄悄的吹,吹过那都市的罅隙,吹过那茂盛的丛林,同时也吹散了这场多情而孤独的芳华。

  恋上了寥寂,风俗用笔墨去抚慰全部的伤痕,总想在笔墨里探索曩昔的各种,但又恐惧想起,恐惧那些曾经的点滴会成为我今日孤独的见证,以是,我便在“学会忘记”与“继承记忆”的分界线上,不断的徘徊,最终丢失了本身,亦旁皇了来日。

  实在很寥寂,只是不想说,依靠上了黑夜的浅笑,聆哪些方法可以治好癫痫病听着寥寂的倾述,最后,在于一首不断反复的音乐中,把自己安葬在曩昔的韶光里,留下空壳般的灵魂,继承糊口在只要回忆的天下里,不断、轮回……

  寥寂的人,盼望着相聚,但是又恐惧相聚后的分别,以是,通常寥寂的人都喜好独来独往。

  寥寂的人,喜好与笔墨为伍,由于寥寂的时候,陪伴着他们的除了笔墨还是笔墨。

  寥寂的人,都喜好听悲伤的音乐,不断的听,因为音乐中的旋律,就是他们情感的诠释。

  寥寂的人,从来不会让别人晓得他是寥寂的,由于寥寂的人喜好把开心带给别人,把悲伤留给本身。

  寥寂的人,唱着寥寂的歌,写着寥寂的故事,不是由于他们喜好寥寂,而是他们早已风俗了寥寂。

  寥寂的人,寥寂的心,实在很寥寂,只是不想说。

  第三篇:慢热的人最长情

  徐小丹大概是我见过最慢热的人之一。我就和如此一个姑娘交了十年的朋友。

  2015年秋日,重生入学的第一天,全部人都载歌载舞地演出着本身的开朗和热情,希望尽快融入这个生疏又认为会熟悉的群体。只要她一个人坐在卧室的一个角落,望着我们叽叽喳喳。

  我们辩论的时候,她就笑笑。

  我们说,你怎样没话说啊。她居然有些羞怯。

  你说她内向也好,讷言也罢。她就是如此一个慢到让你忘记的人。

  在这以后的很长一段时候里,我们都少有交集。

  明显,她只是那只躲在一边密查我们内心的小猫。心机精密如她,绝无坏心,也明白分寸,以后,她说,友谊、爱情,在一起时候的闹轰轰不如多日以后的相濡以沫。

  熟知我的人,也晓得,我偶然会逢场作戏。但大多数时候,也是谁人沉静不语的人。近邻班的女生曾和我说:总觉得你友爱又有间隔,熟了才知是个逗逼。

  而两个慢热的人在一起,统统不风俗也渐渐风俗。

  起先,从卧室到学习楼,十多分钟的路,我们两个一起走,可以一声不响,从起点到终点,却从不为难。有人说,你们怎样一起都不措辞。我们对视而笑。不措辞的时候,我们晓得对方的不爱措辞,而下一次,又可以继承高高兴兴地走在身旁。

  情感这件事,如果要长久,就要火小久煮。

  或许是在一起沉静久了,才知有一个和本身一样的人,是多么不轻易。

  于是情投意合地便有了开始。只是一直到如今,也常常说着说着,会说不下去,然后,仍旧可以安静地走一起。

  经常有人问,两个慢热的人在一起一定很无聊吧。

  我想说,很少秀闺蜜之情,不是不肯意秀,而是统统都理所固然的事,实在何足道哉。

  比如早已做了全部闺蜜该做的事,一起睡卧铺去旅游,一起吃一碗面,一起旅游睡同一张床。只觉得全部情感都是润物细无声一般地渗入,早就没有了任何大喜大悲,成了似水流年罢了。

  两个慢热的人,在十年的友谊光阴里徘徊,在相互心中毫无芥蒂地越走越深。

  热烈的人易散场,慢热的人最情长。

  慢热的人,是不容易在情感中大喜大悲的,他们从来不会在情感的路上,起先就冲刺,而是会在认定一个人以后,渐渐加速。他们用一生在直抵另外一个人,也用一生在保护谁人爱别人的本身。

  热烈的人,为甚么轻易散场?

  由于至始至终,他们的情绪占据了上风,他们并没有希望至心想了解你。他们只是负责这一份当下的热度,在统统物是人非以后,便可以满身而退。

  慢热的人,为甚么容易情长?

  在承前启后的日子里,他想和你在一起,会望着相互合适分歧适。他们的每一步都天真烂漫,他们的每一步都步步生辉,他们只会让你的情感光阴可回忆,绝不让你漂泊四方,又无可怎样。

  现在想来,好像真的是如此。

  有一年,参加一个大型的酒会。席间有一个男小孩走过来。男小孩显得特别活泼,见谁都叫“姐”和“哥”,从一堆人游刃不足地跑到另外一堆人,好像和谁都有说不完的话。

  排场上的事,大多会有高热引起癫娴会自己好吗些说不清,你也不晓得是对是错,是好是坏。就望着他热络地跑到我们中央,热情地和我一道同去的朋友打招呼。

  大概是第一次见我,于是和我朋友交际以后,就开始与我谈天。

  他说:

  第一次来,你可要多喝两杯!(我摇点头,包涵,喝一杯就极限了)

  我发明你长得特别像汤唯。

  你能否是住在城西,我们以后可以多登山。

  实在,我曾经明显有一种被交际的感觉。我没有措辞,一直笑着。酒会就是如此,有人过来了,你就得号召,觥筹交织间,都彬彬有礼又假装熟悉非常。

  他和我说得高兴。还好,我曾经没有了畴前年青时候的错觉。比及我这个年纪,就开始明白一个原理。全部的排场,只会让你让你认识一些人,而其实不会让你立刻具有朋友。

  而像男小孩这样的人,其实不是一定坏心。只是刹那就像一壶水烫热你的身体,又会在抽丝剥茧后拜别,不留下一丝脚印。

  男孩走后,我朋友走了过来:聊得愉快吗?

  我说,还好,就是初次见面。看得出,是个挺热情的人。

  她说,戏演得太猛,糊口就暴露得太明显。

  我们散场的时候,男孩走在我们背面,他和另外一个男小孩在闲谈,我和他打了个号召。男小孩冷冷地看了我一眼,歪了歪嘴,继承跟另外一个男孩闲谈。

  判若两人。

  谈不上任何伤害。只是觉得当时本身的猜测获得了应证,又觉得略略有些寒心。全部对别人略有偏颇的预料,在狠狠敲上章以后,还是会难过。

  热烈过后,就是一阵风止的荒凉,好像真的是如此。

  热烈是用气力,而长情是用心血的。

  全部的统统,力气是今时今日的事,而心血倒是在你的命根子里,不停流转的统统。

  我曾看到许灵子的一句话:速热的人易速冻,慢热的人最长情。

  那时就觉得在徐徐而至的人生里,长情大概比热情重要许多。

  而如今,更是在情感中,粉身碎骨奋不顾身又谨慎翼翼,陈香四溢,又何愁一时之快,要晓得,那开了一夜的昙花,究竟是不如那些傲娇的四时的花啊……

  情感也是,任何一段情感都是,或许真的是那一句,糊口也是,情感也是,关键还是处得长。

  第四篇:别让心灵空着

  别让心灵空着,空着多么惋惜。——题记

  墨客说,比大海辽阔的是蓝天,比蓝天更辽阔的是人的心灵。

  心灵如此广博无垠,能艳服下高山东大学海,川流河谷,丛林莽原,日月星斗,社会人文,飞潜动植,全部宇宙天穹她都包涵得下。

  别让心灵空着。

  人凡间全部美妙善良的义举都应当被心灵收藏,心灵有一望无边的充足空间为这些大真大善大美供应长驻的居所;心灵可以随便拿这些美妙的东西去送人,让别人获得净化,同时也净化了本身。

  即使对那些由社会来往中派生的痛恨、妒忌与误解,借使想挤进心灵的一隅,也不该回绝,让他们来好了,无妨腾出一席之地,让他们作长久的小憩。在心灵特设的炼狱里,受真善美的强力感染,信赖一切不洁都能够消融与化解。扑灭宽大的良知之火吧,让灵魂在火光的映照下变得晶莹而美丽,冰清玉洁。

  别让心灵空着,空着多么惋惜。【应届结业生网(

  切莫空亏心灵对糊口的愿望与渴求。把大千天下全部的东西都搁进去也好,美与丑对心灵都是一种震憾。或许还会有熬煎,使心灵具有一派阳光,一线生机,一股芳华不衰的活力,一个发达畅旺的永久。心灵将变得日臻成熟。

  第五篇:人去,荷心香

  风掠,雨歇,箫音袅,谁家美人出浴百媚萦?

  花无瑕,粉若腮,白如玉。始时,许有三两片,含情脉笑,娇羞欲语,招人惹爱;忽有伸开,热情弥漫,争奇斗艳,浅笑依依;傲然怒放,则袭水踏月,拨云推雾,静然端庄,举止高雅。

  叶晶莹,翩如翡翠,胜若精灵,不沾炊火。如盖似伞,似毯若裙,许有昂首傲立,或俯身合肥哪家医院治癫痫,医院这样选才对低眉。荷盘绿兮承露,荷盖擎兮倾盂。浮波兮贴水,掩藻兮戏鱼。芬芳明丽,青翠欲滴,柔婉忸怩,楚楚动人。

  雨过,含羞。花鲜,叶浮滑。娇花照水,微风送香。风绕指柔,情与风浓。水池幽动,凌波起舞,迷引蜻蜓花上,蛙憩莲中央。锦鲤偶露背,蜻蜓雨后飞。露落玉盘,闪灼晶莹,回眸睥睨,眼波流转,颗颗含香,眸眸盈情。又似灵动音符,随风跃跃,倾有珠落,涟漪潺潺。

  窈窕美人,在水一方。仙姿佚貌,冰肌玉骨。柄柄朵朵,聘聘婷婷。少许笑容可掬,嫩蕊摇芳;些许“卑躬屈节”,娇羞低语;少许皓齿明眸,曼舞轻歌;些许媚外惠中,柔情四溅。轻轻听,暖暖掂。叶的呢喃,柔情深种;花的浅唱,满溢温情。荷之心语,眸眸迭香。深深吸,香味萦鼻,幽香四溢,芬芳沁心,销魂沁脾,芬芳如凝脂,伸手可触,沾衣不散;浅浅嗅,心醉,神迷,人痴不矣。盈一眸清冷,捻一指荷香。心若萦香,定益远香清,步步荷花仙。

  鱼儿谑跃,鸟儿嬉水。飞鸟与鱼,长久凝眸,痴痴不语。一水之隔,烟雾两茫茫。鸟嬉鱼跃,睦睦和和。只是蓦地回忆,衰退间,眉眼迷离,似棉若水,似水胜棉,楚楚生怜。“分别不免难免伤新客,相守应当寥寂葩,只盼来生相遇时,我为烟雨你为荷。”

  飞鸟与鱼,似等待,犹离别。红藕梦寒思不断,情真何笑缘深浅。孰是孰非,又怎能不明?情蜜意浅,又怎能不晓?

  “花阁长亭,知遇三载,素笺成灰,谁搁浅了谁的孔雀东南飞?烟楼寒渚,红绡香断,醉影惊鸿,谁呢喃了谁的断桥残雪?夙世羁连,梅渺梦阑,苼苼绾寒,谁婆娑了谁的不考虑,自难忘?逗雨疏画,嚼蕊弄弦,篆烟残烛,谁辛薄了谁的雨霖铃?庄生晓梦,沧海月明,蓝田日暖,谁怅惘了谁的锦瑟琴弦?心若相连天涯也在天涯间。

  一曲琵琶相思曲,高山流水两相和。禅入情,风入梦,醒时染了疼。血菩提一百零八,颗颗相思散落地。诺许的存亡相惜,又怎能指日可待?佛陀忘了敲钟,晚风忘了赏月。春暖燕未归,花开未见红。缱绻悱恻,悱恻缱绻,飞鸟与鱼,谁是谁的宿世,谁又是谁的今生?

  惊扰的凝眸,少焉的清梦,千古的情事,轻掂慢拢。素笔握,墨卷阅,尘嚣听,禅音悟。飞鸟与鱼,彼年豆蔻,谁许谁的竹马青梅,谁许谁的世世生生?

  凡间情,人世爱,三分凉,七分暖,足矣。枕荷瓣入眠,今朝此时,来岁彼刻,谁与谁耳鬓厮磨,缱绻悱恻。谁又扰了谁的尘凡,相濡以沫。“你回身一瞬,我冷落一生。既然琴瑟起,何故笙箫默”。飞鸟涅盘,鲤鱼跃龙门,意定情毅,凤嬉鲤跃,荷香闹荷塘,清冷溢满塘。凤追龙赶,你追我赶。清梦,心香,童话未央。

  恬淡光阴,浅斟低唱;青涩韶华,轻舞飞扬。尘凡过往,陌上花开,一曲情怀抚琴衬着了谁?风月如烟,琴瑟和鸣又缱绻了谁的眷恋?经年的词翰,牵动了多少欲说还休;一份静美,婉约了多少尘凡;一眸暗香,滋润了多少如荷的悱恻。思绪飘零,墨香倾指,光阴伸张,素心啄面,淡了盛饰,沫了心语”。不求深晓,只愿眼中美妙收藏,温润笔墨心儿安顿,任生命的潮水涌动,我自安然,纤于一方。盈一眸清冷,捻一指荷香。

  一人,专一窗,净水涤心,笔墨取暖和,简单明丽,愉悦滋长。爱徘徊,浅笑乐西湖。你我,西湖一朵荷,静守一隅,或开于专一。用花招花落的般若,轻描淡写随遇而安。凡间百媚千红,尘凡陌上,不妖不媚,不张不扬,恬淡素雅,冰清玉洁。却以一抹遗世自力的清冷,一袭饶世的习风,滋润着这片荷塘,保卫着那里的荷香。

  夏叶偶飘零,月夜轻掂至。夜模糊,影中无形,水中有影。月光吻荷,人静月幽,清冷入怀,荷香触指。此时若横笛短吹,甚是喜乐。荷影绰绰,苦衷清清,缕缕丝丝,袅袅生香。微风轻拂过,荷香随歌至,若隐若现,渐浓渐淡,丝丝麻麻,麻麻酥酥,绵绵软软,似有若无,不在眉梢,便落心间。绿荷舒卷冷风晓,红萼开萦紫莳重。清风不解痴人语,却送幽香溢满塘。

  顷刻之欢,如荷开落,何必固执。曾经最美,未曾孤负;落花散尽,未曾蹉跎。稳定于心,不困于情,不畏未来,不念曩昔,如此,甚好。

  芳华未央,聚散是云,孔子“直八”,板桥胡涂,阿Q自嘲,你懂,我晓得。不消“待明日,寻旧,十八里相送,隔水远眺”而戏波逐水。眼眸,心灵,生活。忆升降,思繁华,桃源香茗,琴音明镜,净心向暖,清浅入禅。云淡风轻,过往不惊。些许嫣红散落,惊鸿不过一刻。但于永久,倒是一生。

  光阴,惊鸿,瞬癫痫的治疗方式?抽离,莫徘徊,韶光已老,青涩早不再。心存清冷,淡然自若。希,舍否?念,空否?拈花轻笑,盈一眸清冷,捻一指荷香。

  书一卷,神如仙,心如兰。梵音一曲,不为参悟来生;眼珠盈盈,不为情缘离殇。惹谁?惊谁?谁在吟诗?谁在笑?温书,写字,听禅,悟佛中语,惜花招花落。佛,由心生,由心立。花,为缘开,随缘落。菩提一指,拈花一笑,天地希冀,枯木逢春,终寻谁?回眸,浅笑,烟缭绕。浅浅苦衷,浅浅漾。淡淡思绪,淡淡眸。

  沁一壶荷花茶,拢一地荷花心,心灵漫步,留连忘返,留连来回,情深游离,不喜宣扬。冥思无边,茶香靡靡,豁然明朗,如荷之轻拂浅笑,自若泰然,不细思,不独酌,却满口溢芳。

  清辉喜满地,风撩涟漪起。花前月下,浅斟淡饮。爱若盛开,美景自来。尘凡炊火,人生百态,韶光荏苒,风月流转,爱由心生。琉璃光阴,静观过往,嫣然浅笑,入怀,不止。

  醉笑尘凡三千场,泼墨吟词莫言殇。枕一瓣荷香,听雨叨韶光。心未静,情却醒。笛里三弄,人去,雨歇,荷心香。

  “天命之谓性,率性之谓到,修道之为教”。“人情反复,世路崎岖,行不去向,须知退一步之法。行的去处,务加让三分之功”。读荷,懂荷,赏荷,思荷,荷(和)为贵。

  盈一眸清冷,捻一指荷香。静由心生,香由心起。民气本无染,心静自然清。淡淡的幽香,沁民气脾。淡淡的纯净,濯洗心灵。让心性回归,布满希望。挚一净土,让心不再下一季的雨,让梦不再碎一池的萍。以一颗无尘的心,复原生命的本真。悠然,随心,随性,随缘。

  悄悄地呼吸,浅浅的浅笑。掌握好属于本身的每一时,每一秒,每一个清晨。韶光不会逆行,一花落莫荒凉不了全部春季,一次波折也旷费不了你全部人生。最美的你不是生如夏花,而是在生命的长河里,波涛不惊。那末,在这个甚么都善变的人凡间,只要我们心中的太阳永不落,纯“净”一直在。那末,就让我们“盈一眸清冷,捻一指荷香”,静守一份安然,淡墨尘凡。有生之年,只诉暖和不言殇,一程山川一华年!

  第六篇:不负芳华,不负母爱

  门前老树长新芽,院里枯木又着花,是谁染白了你的发?是谁催促着你的韶华?

  韶光急忙流过,我长一岁,你老一岁。我不敢回头看我们走过的路,由于我怕看到你那衰老的容颜,实在更怕的是发明你已老去,稍个不留心你就会离我而去。你的一生禄禄成绩了我的芳华,你用了你的一生芳华护了我一生的安然。

  “妈,你总像个小孩,还那末调皮。”我总这么说,你老是嘴角扬起弧度。也就在你那不经意的回身间,我瞥见了你鬓边的鹤发。我再想捉住你的手,为你抚平眼角的尾纹。可,为甚么?我怎样抓都抓不住你呢?哪怕是你的衣角,都那末困难。不!妈为甚么离我而去?我冲你的背影苦苦恳求着,撕心裂肺的哭喊着。你为甚么不转头?我奋力奔驰,希望能追逐上你,将你紧拥我怀。可是,不管我怎样追都追不上你,怎样唤也唤不回你的一回眸。岂非你不肯瞥见我吗?妈,别留我一个人在这喧闹的都市……

  猛地展开眼,是场梦。发明枕头被泪水浸湿,被子被紧紧捉住,满身的臭汗。这是怎样了?昏昏沉沉的下了床,抓起手机播通了你的固话:“妈,在上班吗?”“打固话哪样事?你想我了不是?(方言)”“我是想你钱了嘎,我怎样大概想你呢?哈哈。”“你管是想我钱了嘎,管不想我,我不给你打钱来噶,看你吃屁哇。(方言)”几句调皮话,我们之间的间隔又近了,偶然还美美的喃喃自语:另有哪对母女像我们如此啊,一个老小孩,一个小小孩,呵呵,与其说我们是母女,倒不如说我们是宿世续今生缘的闺蜜。

  “此次不走了吧?”我怯怯的问。“初四就走,厂里要上班。”你无力的一笑。“为甚么这么快就要上班啊?”“由于要多赚点钱好养你啊。”你撇了撇鬓边的鹤发,我的心是揪着的。为了我,你朝成青丝暮成雪,我心万般潮涌翻腾。大概我们都不善言辞,亦大概我们都羞于说出对对方的爱,再者是我们临时两地离散,让我们有了言语停滞。。与其找各种各样的捏词,倒不如说我们爱得深邃,统统爱皆在不言中。

  妈,我会挽着鹤发的你去看天下,天下那么大,即使风雨再强也不怕。以后的天下,我陪你,我不会孤负了这大好的芳华,不负你的爱。

  门前老树长了新芽,院里的枯木又开了花,本年,返来过年吗?

© wx.chynv.com  新吾爱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